“关上一扇门 打开几扇窗”——中国泳装产业名城困中谋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

  新华社福州7月24日电题:“关上一扇门 打开几扇窗”

  ——中国泳装产业名城困中谋变

  新华社记者肖世尧、张逸之、邰晓安

  全世界每100件泳装,就有30件来自晋江——“中国泳装产业名城”福建省晋江市泳装产业2019年总产值达270亿元人民币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全球泳装需求大幅缩水,晋江泳装企业遭遇订单取消、库存堆积、工人一度无单可做……

  晋江市31家规模以上泳装成衣企业,有24家位于英林镇。记者近日走访英林镇发现,面对困境,企业们积极发挥市场主体活力,奋力突围寻求发展,走出一条多元化、多渠道、高质量的泳装产业转型之路。

  多元化:从泳装到瑜伽服

  七彩狐泳装集团是一家以外贸为主的企业,已连续20多年实现出口增长。今年4月海外疫情暴发后,七彩狐泳装订单量锐减,集团生产副总经理王平回忆,工厂从工人加班加点到大部分生产线停工,只是短短几天时间。

  “工厂是2月17日复工的,此前堆积了大量订单,复工后一直在全线开工赶进度。到了4月,这些订单一下子又取消了,有些货都运到港口了,又被退了回来。”王平说。

  “危机危机,有危就会有机。”七彩狐集团董事长洪建库发现,宅居在家的人对瑜伽服、健身衣等室内运动产品的需求明显增加。瑜伽服等产品与泳装面料相同、生产工艺类似,洪建库果断调整方向,加大瑜伽服的生产力度,并主动与境外采购商接洽。这一举措为企业迎来了新的活力,七彩狐瑜伽服订单增长近两倍,销售额达到七八千万元。

  此外,七彩狐还利用泳装布料进行改造,推出一系列非医用的时尚口罩产品,在欧美收获大量订单,产量近两千万件。

  “瑜伽服和口罩的产量增长弥补了泳装的损失。今年上半年,集团的整体产量基本和去年同期持平。”王平说。

  “疫情给企业关上了‘一扇门’,又打开了‘几扇窗’。今年我们是‘保七望九’,至少能够达到去年订单总额的七成,争取恢复到九成水平。”洪建库说,“我们正在新建一个5万平方米的厂房,为下一步市场复苏、多元化发展做准备。”

  除外贸订单外,瑜伽服等轻运动产品也成为泳装企业开拓国内市场的新增长点。号手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洪景欣介绍,企业正在与知名IP“B.Duck小黄鸭”合作,计划9月在线上和线下推出联名的瑜伽健身系列产品。

  “从天猫数据看,上半年国内泳装销售额整体下降约七成,瑜伽服则一直在增长。我们与B.Duck在联名泳装开发有过成功合作,虽然瑜伽健身是一个新项目,但我有信心明年这一块最少做到2000万元至3000万元的销售额。”洪景欣说,“瑜伽健身用品这个细分市场前景很好,泳装企业在面料把控、产品设计上都有优势。”

  “疫情对泳装产业整体影响是非常大的,但我们这些企业都是‘打不死的小强’,大家都在转型扩展业务,来稳住产能保住工人队伍。”晋江泳装协会专职副秘书长施芳芳说。

  多渠道:从传统外贸到跨境电商

  晋江的泳装产品有八成以上都出口海外,今年上半年行业企业的出口额下降50%至70%。施芳芳介绍,随着国内市场回暖,不少泳装出口企业从给国际品牌代工转为给国内品牌代工。她坦言,这条路并不好走。

  “出口企业积累的都是海外的版型、尺码和设计经验,在国内也没有销售渠道,而国内的市场竞争甚至比海外更激烈。”施芳芳说,协会经过调研,建议有条件的出口型企业先从传统外贸转型至跨境电商,以实现业务升级,扩宽销售渠道。

  “传统的外贸订单,一个款式上万件甚至上十万件,企业一个订单就要做几个月,资金周转率低。代工企业没有自己的销售渠道,抵御风险的能力也比较差,一旦订单取消就容易积压库存。”施芳芳表示,“跨境电商同样面对海外客户,不需要做太大调整。一个款式可能就几百件的订单,快速生产快速出货,更灵活也更接近市场需求。在疫情期间,部分企业的跨境电商业务有20%到40%的增长。”

  号手公司在疫情前就对跨境电商进行了布局,在海外电商平台开设了3家网店。洪景欣说,目前公司正在生产的订单中,跨境电商产品量已接近总产量的五成。

  “传统外贸代工很好做,但销售渠道都在别人手里。未来销售渠道一定要由自己来掌握。”洪景欣表示,随着疫情期间欧美国家的线上消费市场进一步发展,他计划将亚马逊门店增加至8家,进一步扩大运营团队。

  跨境电商的兴起,也给企业带来了新的挑战。“跨境电商下单多节奏快。今天接到单,可能5天之内就要出货,这对传统工厂的考验越来越大。”施芳芳说。

  号手公司正在对企业的供应链进行现代化改造,通过软件对整个仓储、物流和生产进行数据化管理,以更好应对跨境电商业务需求。“英林镇周边就有完整的泳装产业链,这是我们得天独厚的优势。”洪景欣说。

  高质量:升级产品待明天

  泳装产业何时会迎来复苏?多位行业从业人员向记者表示,国内市场7月的销售基本恢复正常,但全球的整体行业形势受疫情影响仍不明朗。

  “按照以往,今年8月企业就要确定2022年的订单,2020年的下半年则是生产2021年的订单。泳装有季节性,如果疫情没有缓解,企业相当于两年的传统外贸业务都要受影响。”施芳芳说。

  施芳芳介绍,在企业们自身积极扩展产品种类和销售渠道的同时,晋江泳装协会也在引导企业对产品进行升级。协会组织了“GRS全球回收标准”认证的培训,目前已经有20多家企业报名参加。

  “前两年有采购商问我们的泳装产品符不符合‘GRS全球回收标准’,该标准要求产品再生材料回收比例必须达到20%以上。想要达到标准,需要我们的整个供应链上的工厂都进行升级改造。”施芳芳说,“之前工厂都在连轴转,现在正好有这个窗口期来完成这项工作。”

  “我们的会员企业有这个概念,疫情过后一定会对绿色环保要求更严格,这是未来的一个大趋势。我们现在提前做好准备,提升产品质量,等市场恢复了才会更有竞争力。”施芳芳说。